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有一聚宝盆 > 第三章 习武
    网址:haoqudao.cc

    “去,叫个会武功的侍卫过来”朱厚照对身旁的孙公公吩咐道。

    “是,陛下”孙公公弯腰答应了一声后转身去外头找人。

    朱厚照则低下头来继续看着秘籍。

    刚刚突然发难夺取这本秘籍朱无视应该没有丝毫防备,这样一来这本秘籍十有八九是真迹。

    要是给了朱无视提防的准备想要得到《吸功大法》的真品怕是难上加难,得到的肯定是伪造删减的假秘籍。

    可惜虽然得到了这身朱厚照的记忆,但是关于习武一窍不通,还得重新开始学习身体构造经脉穴位。

    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了什么,朱厚照一顿,视线从书上转移到袖口。

    只见左手手腕处有一个金色的图案式的东西,被衣袖挡住了看不全。

    把秘籍放在腿上,撸起袖口看向手腕。

    手腕处有一个像是纹身一样的金色图案。

    图案形状像一个盆状的东西,雕刻的栩栩如生。

    看的朱厚照都一愣神,因为这个雕刻的太像了,仿佛就是雕刻机刻上去的一样,整体呈现3d立体结构。

    最让他惊讶的是根据记忆应该从来没有纹过身才对。

    而且看着这个图案样式不正是自己回乡时候从一个老人手里收的吗。

    当时自己平时就有买些老东西的习惯,看那个老人手上的铜盆还不错就想买下来。

    自从亲人都过世,回乡的次数也少的可怜,看着他长大的老人并没有多开价,很随意的让他出了点钱就卖给了他。

    当时的那个铜盆整体锈迹斑斑,甚至还破了两个小洞,根本就没有图案描绘的这么新。

    看来这个铜盆没准就是自己大难不死穿越过来的原因,朱厚照暗自想道。

    带着对前世的留恋,朱厚照情不自禁的抚摸了一下这个铜盆图案。

    突然!

    一个散发着金光的铜盆浮现在当空。

    把朱厚照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往后一仰。

    “皇上、皇上你怎么了皇上?”刚进来的孙公公连忙上前问道。

    惊疑不定的朱厚照看着对铜盆视若无睹的孙公公,又看了看左右两旁一直守在身边的侍女们。

    不禁问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手指着铜盆对孙公公他们说道。

    顺着朱厚照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孙公公看了一眼疑惑的回道。

    “皇上,您是指笔架上的毛笔还是指后面那个瓷瓶呀?”

    视线绕开悬挂当空的铜盆,朱厚照看到孙公公所指的毛笔于瓷瓶,那是在房间尽头处的书桌上摆放的毛笔以及靠墙的木架摆放的瓷瓶。

    对于悬挂当空的铜盆只有自己才能看得见,别人都看不到。

    重新坐起身来,撸起袖口把图案亮出来给他们看道:“你们看我手上这是什么?”

    孙公公赶忙上前两步弯腰凑到近前,端详了朱厚照的手看了一阵,回禀道:“陛下,您的龙体白玉无瑕,比女子的手都要白净,真是天佑我皇啊!”

    一脸黑的看着拍马屁的孙公公,朱厚照拂手把衣袖重新盖了起来。

    看来手上的图案别人也看不到,真是古怪。

    站起来伸手摸向铜盆,接触的瞬间给朱厚照一种冰凉的感觉,就想真的在摸一个铜盆实体一样。

    转身拉起孙公公的手摸向铜盆。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孙公公的手凌空穿过了铜盆,像是穿越幻影一样。

    孙公公一脸奇怪的配合着朱厚照的实验,在他们看来皇上不知道在做什么,在空气中胡乱的挥了挥手。

    虽然好奇但是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可不敢多嘴,伴君如伴虎,不该说的不该问的他们长待在宫里的人很有分寸。

    研究了一会朱厚照得出的结论是这个铜盆只有自己才能看到、接触到,别人看不到碰不到也摸不到。

    至于有什么用他现在还不知道,只能等会再研究,先把这本东西《吸功大法》学会再说。

    走出榻下,来到被孙公公叫来的侍卫身前。

    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侍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卫连忙把低着的头再往下低了一点回答道:“回皇上,臣田春武,在东厂任职小校”。

    “哦?曹公公手下办事?习武几年了?”朱厚照道。

    “臣已经习武八年了,打小就开始练武”田春武道。

    把手上的《吸功大法》秘籍递了上去。

    “看看吧,这本武功该怎么练,详细给我说说”朱厚照道。

    “是”

    小心翼翼的接过朱厚照递过去的秘籍,小心翻阅着。

    看了一会后有了个大概后,合起书举过头顶向朱厚照道:“臣已经大概看明白了,陛下只要按照书中介绍的气冲、天枢、梁门……等穴位在任督二脉中运行一个大周天就算完成了第一步,第二部……”

    随着田春武的介绍,朱厚照逐渐明白了一些练武常识。

    等田春武给他讲了两遍后,朱厚照让孙公公把他带了下去先在偏殿候着,再让他依次叫不同的人过来。

    随着一位位不同人的介绍,朱厚照终于算是把这本功法了解的差不多了。

    他们所有人讲的大致都相差不大,只是或多或少的有不同的一些技巧性的东西。

    疲劳的揉了揉额头,大半天的时间花在这上面确实费神。

    对身旁的孙公公招了招手。

    会意的孙公公立马凑得近前小声道:“陛下还有何吩咐?”

    “刚才那些侍卫都杀了吧,手脚利落点,你亲自去看着”朱厚照疲惫的道。

    “奴才明白……”孙公公躬身倒退着向外走去。

    一出殿他就不由得长呼一口气,檫了擦额头冒着的冷汗。

    自从除了被刺客袭击的事后,他发现皇上的龙威越来越重,现在也开始有点喜怒无常了。

    以前皇上虽然也会杖毙几个看着不顺心的奴才,可是远没有现在这么杀性重。

    看来以后办事得越来越小心了,别哪天事没办好被皇上杖毙了。

    ……

    殿内

    “你们都下去吧,不要让人进来打扰我”有一部分这身皇帝记忆的朱厚照得心应手吩咐着下人办事,没有一点儿不适。

    “是”

    左右侍女太监应声退下。

    屏退众人之后,朱厚照细心打量着悬浮在空中的铜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