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红楼春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处
    笔趣阁网址:haoqudao.cc大燕宣德元年,三月中。

    春时明媚。

    清晨,蘅芜苑庭院内的鸟鸣声清脆悦耳。

    宝钗缓缓睁开眼,却好似仍在云端漂浮。

    眼角的泪痕刚干,眉心仍有动人的余韵残留。

    忽觉怀中还有一手握着,转过螓首看去,就见贾蔷仍在睡梦中,只是眉间一抹凝重蹙起,看得出,他并不轻省。

    如今宝钗是家里为数不多,知道一些绝密消息的女人,自然明白,贾蔷即便是在梦中,也这般紧张,心弦绷的这样紧的缘由。

    只叹她不是男儿身,不能帮他出面。

    有时,她很是羡慕李婧和南边儿的闫三娘,手中执掌大权,为贾蔷出生入死,分担难关。

    而她却只能……

    想起李婧,宝钗眼睛往床榻另一侧看去,果然,还是早早的离去了。

    到底是习武之人,身子柔韧过人,比她这样的闺阁女儿家强的多。

    光想想这些日子来看到的那些姿态,宝钗都忍不住暗自咋舌,一回回的目瞪口呆……

    在李婧的帮助下,她只是浅尝辄止的试了几样,整个人就快要晕过去……

    不过,他说闺中之趣,极乐于此。

    他喜欢,就随他去罢……

    就是有些好奇,她天生内壮,身子骨好些,李婧就更不必说了。

    连她两人都有些吃力的应对,宁安堂那边黛玉和晴雯也不知是怎么经得起的……

    “想甚么呢?”

    正当宝钗面红耳赤的回味着往日种种,忽听一声坏笑响起,耳边传来贾蔷的声音。

    宝钗闻言,忙一扭身转了过去,藏进锦被中不肯露面,羞也羞死!

    就听贾蔷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从侧面钻进锦被中,宝钗唬了一跳,忙一闪身躲开了些,回头央求道:“爷,受不起了呢。”

    贾蔷闻言这才作罢,“啧”了声遗憾道:“也没时间了,该起来了。”

    宝钗闻言,忙坐起身来,要服侍贾蔷起床。

    身上锦被滑落,露出白若霜雪的肌肤来,看的贾蔷眼睛一亮。

    宝钗又赶紧拉起锦被遮挡了下,含羞嗔道:“爷的眼睛,好似起火了般,看着人好不自在……”

    贾蔷哈哈一笑,将宝钗强按下,自己赤着下了床榻,三两下穿好衣裳后方同宝钗道:“好生歇着,今儿宫里有事,我要早点过去。”

    宝钗闻言一怔,随即面色微微一变,道:“可要王妃一道前往?”

    贾蔷笑道:“眼下还不必……今儿尹浩回京,德林军还在路上,俘获那些更远着呢,差不离儿还要一个多月。你好好歇一天,明儿一早,送你和晴雯她们,对了,姨妈和薛大哥也一道,都去小琉球。”见宝钗面色难过起来,便又笑道:“顶多二三月,我也就去了,何必伤怀?”

    宝钗点点头,温声道:“便是舍了此处荣华富贵又如何?只要一家人齐齐整整在一起,便是幸事。”

    贾蔷呵呵笑道:“凭我的能为,到哪少得了荣华富贵?当然,咱们不贪图这些,但能有的,还是可以有的。好了,你躺着罢,一会儿起来洗漱洗漱,去寻邢姑娘和妙玉,同她们也说一声,明天一道走。”

    “好。”

    ……

    皇城,九华宫。

    西凤殿。

    贾蔷到来时,尹浩已经被宣入宫中,尹后和李暄正在同他说话。

    看到贾蔷进来,与尹后、李暄见礼罢,尹浩起身与他一礼。

    贾蔷摆手道:“说正事。”

    尹浩依旧是沉默的性子,点了点头。

    李暄笑骂道:“着甚么急?母后和朕正问他西北风光呢。”顿了顿却又道:“罢了罢了,这小子就是个闷棍,问八句答一句,倒问的朕口干舌燥的。”

    尹后不理他,看了贾蔷一眼后,问尹浩道:“家里的事,可都听说了?”

    尹浩点点头,面色有些黯淡,道:“回娘娘的话,知道了。”

    尹后轻叹一声,问道:“你也大了,对这样的悲事,可有自己的想法?”

    尹浩沉吟稍许后,缓缓道:“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侄儿不该置喙。只能说一句,怪不得任何人,独李晗可恨。”

    尹后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李子升该死。他也已经死了,为贾蔷所杀。可你大伯,也是个没出息的。就这么点事便想不开,竟寻了短见!本宫从未想过,尹家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心里着实悲痛,也生恨!如今你也当官了,还是要当大官,掌重权,可官场何等艰难,你便是本宫的亲侄儿,是皇上的嫡亲表兄弟,往后同样难免遇到挫折。到时候,万勿不可钻牛角尖,如你大伯一般,害人害己,搅的阖家不安。”

    尹浩闻言,面色一变,跪地领受教诲。

    尹后神情怅然,道:“老太太原是要瞒着你们的,只是本宫想着,这等事如何真能瞒得住?你们都这样大了,也都有主意了。索性敞开了说,也可杜绝以后更多的悲剧。”

    尹浩再领教诲,贾蔷在一旁呵呵笑道:“娘娘所言,皆金玉良言。不说旁人,看看我,受的委屈难道比他少?五哥回来时,可看到车马行的大车骡马已经安排上船了?”

    尹浩被尹后叫起后,点了点头,神情有些复杂道:“果真就到了这一步?王爷,是为社稷立下扶鼎殊勋的功臣……”

    贾蔷笑道:“你也别难为皇上了,他如今怎好开口?功高难赏,能落得一条生路,还是皇上在武英殿和那些老货打的擂。”

    尹浩被贾蔷言语的尺度给惊到了,便不敢言语了。

    李暄倒还是乐呵呵,看着贾蔷笑道:“近来有人同朕说,你恨不得将大燕都搬去那个小岛子上去。”

    贾蔷摇了摇头,道:“都到这个地步了,也懒得听他们再扯淡。皇上,如今五哥回来了,皇城内卫臣就脱手了。一会儿领着他去见一圈儿将校。”

    李暄笑道:“这样急做甚么?”

    贾蔷呵呵笑道:“臣一日执掌皇城御林,武英殿那些老货就一日胆战心惊不得安宁,就总想着寻些事来试探臣的底线。臣着实懒得应对他们,瞧见就烦,所以赶紧交出手拉倒。另外,过些时日自西北回来的两千德林军也别再进城了,就留在城外。连皇城的两千德林军,到时也一并出城。献俘大典结束后,臣就差不离儿该退场了。”

    尹后在凤榻上提醒道:“贾蔷,你将兵马一次全撤出城,就不怕有人铤而走险?大意不得。”

    贾蔷笑道:“城里还有绣衣卫嘛,还有五城兵马司……最重要的是,二韩他们敢对臣动手?他们还是将社稷放在心里的,臣若有个三长两短,江南六省势必一片糜烂。臣就不信,他们会放着眼见就要兴盛起来的宣德盛世不顾,非要除掉一个一心避让的功勋之臣。他们虽执拗迂腐了些,但还不至于如此不智。”

    尹后闻言,深深看了贾蔷一眼后,道:“你心里有数就好。”

    贾蔷目光凝望着尹后,笑了笑,道:“娘娘,内子近来身子骨有些不适。太医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名堂来。万一到了献俘大典,身子还不利落,娘娘您多关照一二。”

    “本宫知道了。”

    ……

    武英殿,东阁。

    韩彬听罢新传来的消息后,刚毅深沉的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悲色。

    他从不怀疑贾蔷的功劳,也认可他为朝廷、社稷所付出的忠诚。

    甚至不怀疑,现在的贾蔷毫无反心。

    可是,让他坐视一个可以动摇社稷,动摇朝廷皇统的势力迅猛发展而不顾,那也绝无可能。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韩彬相信,便是贾蔷坐在他这个位置上,也必会如此选择。

    坚定信念后,韩彬已经长出老年斑的脸上,恢复了坚毅的神色。

    对面的韩琮缓缓道:“德林军和两千火器营距离还京,还有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了。德林号在大燕境内大举撤退,京畿之地几乎搬空,此事闹的沸沸扬扬,天下侧目。贾蔷到底能不能活着回到小琉球,众说纷纭。但绝大多数,都不看好。半山公,这些话不可能不传入贾蔷的耳中,但他似乎毫不担忧。难道真的只是靠林如海在小琉球的威慑?仆以为,不见得罢?”

    韩彬呵呵笑道:“邃庵,贾蔷有这个自信,倒也正常。他本身便是有万夫不当之勇,再加上京城各类鼠道,都在他掌控下,他自信一个人随时能走得脱,并无不是之处。他这个年岁,干下如此基业,岂是不傲的?”

    韩琮皱眉道:“不是平海王妃要等到大典之后才走么?怎一个人……”

    韩彬笑容渐冷,道:“等到大典之后才走?竖子奸诈,怕早就换了人了!邃庵可还记得,当初平海王妃自贾家折返林家时,半道上车驾为人所焚烧一事?”

    韩琮闻言颔首道:“自然记得,虽然彼时还未还京,却也有所耳闻。那一晚上,贾蔷差点捅破天。圈了赵国公府、雄武候府,二皇子李曜,都折在那一回,脸上挨了打……”

    韩彬缓缓摇头道:“要处不在此,而在黑手为何会上当。原因就是,贾家有一丫头,形容酷似林如海之女。他们行的是,李代桃僵之计!邃庵,如今可明白,贾蔷为何会如此自信不慌乱了罢?”

    “好一招瞒天过海啊。”

    韩琮闻言,感叹一声,似乎也明白了,贾蔷为何如此不慌乱了。

    以贾蔷的武功能为,和对神京城的经营,一个人想出城,的确不算难事。

    只是如今,计谋被识破了,他就更危险了……

    不过也好,以家眷胁迫之,太过下作,必为世人耻笑。

    现在这样,更好些……

    ……

    东海,小琉球。

    海浪阵阵,卷起一层又一层的雪浪。

    黛玉搀扶着林如海,一旁梅姨娘怀中则抱着一个近一岁大小的婴孩,一家人在沙滩上散步。

    晚霞映天,却也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海。

    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梅姨娘从最初得知孩子死了,人也几尽疯了,到后来失而复得,人又活了过来,这会儿满心满眼,都是儿子,人也活泼了许多。

    见这父女俩也不言语,就尽享此刻天伦,她却忍不住笑道:“我听说那爪哇比小琉球还要大几倍,顶好几个呢。尼德兰又是极凶狠的罗刹夷鬼,没想到,也没怎么听着动静,这就打下来了!老爷为这都高兴好几天了,怎这样高兴?”

    黛玉侧脸过来微笑道:“爹爹高兴还不好么?”

    又见梅姨娘怀里的弟弟林安之瞪着大眼看她,傻乐傻乐,脸上笑容不由加深。

    梅姨娘笑道:“好是自然好,只是我觉着,就一个小琉球,眼下还处处缺人。那工坊一座接着一座,听说码头上每天打北面来的运人船,为了抢人都要干仗,得派兵看着才不生事。如今再得个还大小琉球好些的爪哇国,哪里有那么些人手?”

    黛玉笑了笑,道:“这是爹爹他们操心的事,齐筠不是已经过去了么?姨娘还是看好小安之罢,再过二年,就该入学里了。”

    梅姨娘闻言面色一变,再顾不上岛上大事了,看向林如海赔笑道:“老爷,姑娘说安之三岁就入学,这……”

    此事她和黛玉交谈过几回了,就是说不服这个姑奶奶。

    林如海摇头淡淡道:“连蔷儿的那些子女们都要三岁入稚学,安之有何不妥?男孩子,莫要娇生惯养。”

    说罢,不再搭理这些儿女小事,拄着拐杖站定,望着天边如血的夕阳和大海,心情却愈发澎湃。

    没想到呐,没想到呐!

    他早就知道,贾蔷心怀寰宇之志,但是仍没想到,会壮阔到这个地步!

    更难以预料到,会走到今天这步!

    小琉球的繁荣,土地的肥沃,他已经见识到了。

    而据说,爪哇的土地,比小琉球更肥沃!

    半月前,德林军以爪哇当地心向大燕的华人为内应,未经大战而奇袭巴达维亚,一举夺城。

    虽然尼德兰在苏门答腊、加里曼丹和伊里安仍有据点,但大部分精锐兵力、战舰和火炮、兵工厂都在巴达维亚,巴达维亚失陷,其余三岛自保都难,根本无力反击。

    闫三娘不愧“海娘子”之名,率领德林舰队所向披靡!

    不仅一战让尼德兰三岛的援军力量葬身大海,还警告了其余西夷洋番不许妄动,确保了德林号对巴达维亚的统治!

    了不起,了不起啊!

    这一点睛之笔,算是真正的破局之笔!

    一切,都照着贾蔷谋划的进行着。

    就是不知道,京里那些人,到底能不能忍得住。

    对于二韩,他心中是有敬意的。

    但愿他们能冷静些,莫要出手,葬送了眼见大好的局面。

    只是他也知道,让他们不出手,几无可能……

    唉。

    ……

    :友情推荐一书:《逐道诸天》,书荒的书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