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红楼春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响
    笔趣阁网址:haoqudao.cc

    时已四月

    宁荣街上,人已去了大半。

    曾经搅动神京风云,惹得无数人侧目、忌惮、愤恨和艳羡的顶级权贵高门,在阳光明媚的春日里,却透露出秋之萧瑟和凄凉。

    今日,最后一拨贾家人,也将要离去。

    荣庆堂。

    “蔷哥儿,近来是不是有事?”

    贾母一身大妆,眼看着就要远行了,到了她这个岁数,到底能不能再回来都不好说,心中总有些不安,似是去漂泊

    贾蔷微笑道:“老太太怎么了?这不都好好的,哪里有事?哦,是了,必是老太太舍不得给见面礼,如今莫说重孙,玄孙都一大堆,认也认不过来。可你老这样的老祖宗,甭管认不认得,见了面总要给见面礼罢?礼轻了面上都挂不住,不合你老的身份。可若是将宝贝都散出去,掏光压箱底怕都不够,估计得将宝玉的那块玉给当了才行”

    贾母闻言,一下笑开了,道:“又欺负宝玉!你放心,眼下玄孙虽多,可我的压箱底宝贝还够,当我的嫁妆是顽笑的?不过你这也别的能为倒也罢了,只生儿子的本事,满天下谁也比不上你!

    你怎这样会生,鸳鸯也生了个儿子,好家伙!这都多少了?

    宁荣二府,这几辈子儿孙都少,到了你这里,都找补回来了!

    不过,蔷哥儿,越是如此,越是兴旺,你越要保重好自己呐!”

    说着说着,贾母又从喜转忧,看着贾蔷叮嘱道。

    贾蔷点头笑道:“自然如此老太太怎会这样想?”

    贾母摆手道:“你也莫以为我就是个混吃等死的瞎老太太,这些年,还是经历了不少事。往日里,便是贾家闭门谢客,可每日上门请安送礼的亲旧世交何曾真正短过?这次回京,刚开始同样是门庭若市,那些世交老亲成日里登门请安。

    可左近这一个月,尤其是近半月,来的人越来越少,如今这二三天,我都要离京了,竟连个登门相送的人都没有。

    若说我还察觉不出些甚么来,岂不真成了老废物?”

    上回被押赴回京,几乎都要以为落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好在扛了过去

    可如今看着,似乎还是没有真正扛过去。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越是高门越是如此。

    人家连门都不登了,岂不愈发意味着要坏事

    “蔷哥儿,你要保重好自己呐!”

    看着贾母含泪叮嘱,贾蔷笑了笑,温声道:“老太太且放心,如今我落得如此基业,又怎舍得没个下场。你老放心去南边儿逛一圈,今年过年时候再回来便是,没甚大事。”

    贾母点头道:“好,你有成算就好!”

    又看了眼贾政,回头问贾蔷道:“宝玉他老子还是想回金陵,不知可便宜不便宜?二房的家当,都还在金陵老宅呢。”

    贾蔷闻言也是有些无语,却也不强求,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到了津门,自有人奉着老太太转船去小琉球,二老爷便是金陵就是。”

    贾母最后迟疑稍许,轻声问道:“那大老爷和大太太他们”

    贾蔷淡淡一笑,道:“老太太放心,等年底家来,保管还能见着他们。”

    贾母笑了笑,又拍了拍“黛玉”的手,温声说了句:“好孩子,难为你了。”

    “黛玉”抿嘴浅笑,眸光流转间看向了贾蔷,不无悲切的目光中又有心甘情愿赴汤蹈火的决绝,让贾蔷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是人

    其实,真的没甚么危险的,只是给一些人一个台阶下而已

    “老太太,您寻我有事?”

    刚在码头上送走了贾母,宁荣两府除了“黛玉”还在,几近人去楼空,不想尹家太夫人又派人急寻他。

    至丰安坊尹家后,尹家太夫人面容没有往日里的和蔼从容,显得有些冷清,她看着贾蔷问道:“荣国太夫人已经走了?”

    贾蔷还是一脸微笑,看了看尹家太夫人身边面色淡漠的秦氏,点头道:“刚在码头上送走。”

    尹家太夫人颔首,又问道:“你何时离京?”

    贾蔷想了想,笑道:“老太太,大哥、二哥已经到城外了,明日举行祭告太庙的献俘大典。总要等完事后再走”

    尹家太夫人目光凝重的看着贾蔷,沉声呵斥道:“糊涂!完事后?完事后你还走得了?”

    贾蔷还想说甚么,尹家太夫人恼怒道:“我知道你必还留了些后手,可又何苦非要弄险?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年轻气盛,又立下这样大的泼天功劳,朝廷赏无可赏,非但不念你的好,还要谋你,你气不过,非要和他们顶一回

    可这样的事,岂是好置气的?

    蔷儿,快走罢!再不走,就要走不脱了!”

    贾蔷闻言,未急着答复,转头看向一旁的尹家老六尹瀚,笑道:“你和老太太说甚么了,将老太太唬成这样?”

    尹瀚纠结着一张脸道:“姐夫,大哥、二哥带回来的德林军和火器营,刚进直隶就被重兵保护起来了,说是犒军,和圈禁有甚么分别?听说今儿皇城里的德林军也出城了,一出城,又被看了起来。五城兵马司那边,尤其是东城兵马司,被步军统领衙门巡捕五营的兵看死,城内十二团京营都转动了起来,京里各坊市街道,都开始布置兵马防的就是绣衣卫作乱!姐夫”

    贾蔷笑着截断道:“这不是为了献俘准备的么?也值当你惊慌?”

    尹瀚气的跺脚,道:“姐夫!!连国子监的监生们都看出来,如今已是十面埋伏了,是必死之局面,你怎还这样糊涂?”

    贾蔷呵呵一笑,关心问道:“小六,国子监的监生们怎么看此事?拍手称快大骂诛国贼的多,还是有同情心的多些?”

    尹瀚闻言,为难稍许后,咬牙道:“姐夫,你把平康坊七十二家抄了,江南那边苏州、扬州、杭州、金陵的名楼也都抄了,还指望天下读书人能念你的好?全天下的人,怕都在骂你不是姐夫,如今你还管这些?”

    他快气疯了,怎么看贾蔷如今都似魔怔了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