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神秘复苏 > 第八百六十三章无法触及
    笔趣阁网址:haoqudao.cc

    杨间通过窃取一个死人的残留记忆,大致明白了这出现在大厦之中红色木凳的恐怖之处。

    此刻他主动的坐在了红色的木凳上通过某种媒介,接近了红色木凳上的厉鬼。

    红色木凳上的鬼其实是不存在的,至少普通人看不见,杨间的鬼眼也看不见,是一种无法在现实世界之中显现的恐怖之物,只能通过这红色的木凳连接,才能让鬼出现。

    但鬼出现的一瞬间。

    杨间就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

    他下半身直接失去了知觉,像是木头一样被定在了木凳上,无法挣脱,甚至无法动弹。

    这种压制不是针对活人身体的,就连身体里的鬼影也同样如此。

    鬼影都不能动。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棺材钉给钉住了一样,只是棺材钉钉住鬼之后是全面的压制,而这只是压制了我一半的身躯。”坐在红色木凳上的杨间此刻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

    虽然身体挣脱不开,但是上半身还能活动。

    事情并没有特别的糟糕。

    但眼下不是在意这种事情的时候。

    而是木凳上的鬼就坐在杨间的旁边。

    那个恐怖的厉鬼身影几乎就靠坐在杨间的身旁,浑身阴冷的可怕,没有一丝活人的温度,老旧的穿着给人一种复古的味道,但这种穿着如果是穿在一个人身上还好,但穿在一只鬼的身上却显得尤为诡异。

    最匪夷所思的是,这鬼的双脚是蜷缩着的,没有触碰到地面,像是和那红色的木凳粘合在了一起,枯瘦僵硬。

    杨间在近距离观察着这恐怖的厉鬼。

    鬼纹丝不动坐在红色的木凳上,像是一具摆放在这里许久的尸体,没有动静,死气沉沉。

    可这种僵停却并未持续太久。

    也许是坐上这红木凳的人引起了鬼的注意,亦或者是触发了鬼的杀人规律。

    那木凳上的鬼这个时候动了。

    鬼,缓缓的转过身看向了杨间。

    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

    模糊不清,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唯一能看见的是一双只剩下黑色轮廓的眼睛,模糊的五官和那黑色的眼眶轮廓搭配起来仅仅只是第一眼就让人汗毛直立,心中悚然。

    面对这种情景,身为人的本能想要挣扎着站起来,惊恐的逃离。

    但是做不到。

    哪怕鬼已经盯上你了,和你同坐在一条木凳上你也无法挣脱离开。

    杨间的下半身还在失去知觉,连站起来都做不到,更别说抽身逃离了。

    “这鬼要袭击我了。”

    忽的。

    一种本能的预警,觉察到了一股恐怖的危险降临。

    纵然是现在的杨间也能感受到了那种被厉鬼盯上后胆战心惊的颤栗感。

    这种感应是对的。

    坐在红色木凳上,脸庞模糊,双眼空洞的恐怖厉鬼在盯着杨间看了大概几秒钟之后,再次动了。

    鬼那摁在木凳上干枯的手掌缓缓的抬了起来。

    “动手。”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杨间的动作更快,他手中紧握着的那根发裂的金色长枪猛地刺了出去,那长枪的尾部镶嵌着一根棺材钉。

    他要用这根棺材钉钉死眼前的鬼。

    只需要一下,就能彻底的解决眼前的这件灵异事件。

    “砰!”

    但是下一刻。

    一声巨响出现了。

    杨间的棺材钉直接穿过了木凳上厉鬼的身躯,直接钉在了旁边过道的墙壁上。

    墙壁上的瓷砖被击碎,留下了一道口子。

    但是鬼还坐在那里。

    棺材钉的无法击中眼前的鬼,而是犹如空气一样被直接穿透了过去,所以这种骤然的压制以失败而结束了。

    紧接着。

    杨间感觉的手背似乎被那木凳上的鬼摸了一下,只觉察到了阴冷的气息侵蚀进了皮肤之中。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什么事情,屁股下面的红色木凳突然咔嚓一声断裂了。

    诡异的红色木凳子像是坐坏了,直接就四分五裂起来,成了地上的一堆旧木头。

    “噗通!”

    这种突然的变化让杨间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同时那种红色木凳上的压制失效了。

    杨间的下半身恢复了知觉,再次活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成功了么?”冯全守在过道口,看见这一幕,他立刻问道。

    杨间脸色阴沉,他站了起来,带着几分疑惑看了看地上的那破碎的木凳,然后道:“不清楚,我刚才坐在木凳上之后鬼出现了,然后鬼袭击了我,我试图压制它,但是却失败了,只是我不明白,这红色的木凳怎么突然坏了。”

    “似乎鬼在袭击我之后木凳也跟着一起坏掉的。”

    “杨间,你的鼻子”冯全突然道。

    鼻子?

    杨间摸了摸鼻子,粘稠的血液从鼻子之中流下来,这血已经不新鲜了,有点凝固了的感觉,像是尸体上流出的血液。

    他神色微动。

    撸起了衣袖。

    杨间看到了自己手臂上的尸斑,还有那诡异的淤青色,同时摸了摸胸口,心脏一片冰冷,心跳早已经停止了。

    “看样子我已经死了,没有了生命特征,应该是被刚才的鬼给杀死的。”

    冯全怔了一下,随后道:“那鬼能抹掉活人的生命么?因为我们驭鬼者是比较特殊的,所以才没有被杀死。”

    “也许吧,刚才接触的太短暂了,我得到的信息很有限。”杨间说道,同时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从坐下去到红色凳子破碎摔在地上,整个过程甚至连一分钟都没有。

    但就是这一分钟的时间却让杨间的身体像是死去了十天一样。

    一切活人的征兆都消失了。

    如果不是现在杨间是异类,他已经被木凳上的鬼给杀死了。

    “不过鬼为了杀死我,似乎也付出了一些代价,这破碎的木凳应该是灵异和灵异冲动产生的结果,毕竟要杀死我的话,就得和我身体里的鬼对抗,但不管如何,这木凳上的鬼似乎更凶一点。”

    杨间的命不够硬,扛不住这鬼的袭击。

    但他的身体虽然死了,可是意识并没有被抹除,所以影响并不是很大。

    “跟我来。”

    杨间没有多言,他迅速的离开了这过道,来到了外面的办公区。

    此刻。

    这个楼层几十位员工都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不敢乱动,也不敢乱走,场面控制的很好。

    杨间环顾了一圈。

    最后目光停留在了门口。

    门口的玻璃门后。

    一条诡异的红色长条木凳,依旧摆放在那里一动不动。

    昏暗的环境之中,那上面的红色油漆显得格外醒目像是微微的散发着红光。

    “果然,鬼还在,红色的木凳只是媒介,真正的鬼才是源头,源头不限制的话,这种被灵异力量制作出来的媒介永远都会存在,无法消除。”

    “目前还不知道这种红色的木凳出现的范围有多大,如果只是在这栋大厦里的话还好办一点,但如果已经扩散到了外面的话,那么情况就复杂了。”

    “所以还是要想个办法让我能触碰到那真正的鬼。”

    杨间在思考。

    这是一件很特别的灵异事件。

    鬼是通过红色木凳出现的,也就是说人和鬼是需要红色木凳子作为媒介连接在一起的。

    其他没有接触媒介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接触到鬼的。

    如此情况让杨间想到了以前在老家遇到的鬼梦事件。

    梦中的鬼是通过雨水这种媒介入侵现实的。

    所以梦中的鬼可以杀死浑身湿透了的人,恰巧,做噩梦的人会出一身冷汗,所以这也符合媒介的规律。

    于是就出现了人在噩梦之中死去的现象。

    “无论是棺材钉也好,还是柴刀也好,都没办法利用红色木凳作为媒介去接触到那源头的鬼。”杨间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灵异物品会没有用的原因了。

    “想要接触到木凳上的鬼,只能是人亦或者是其他的鬼。”

    “看来,这件灵异事件没有这么容易解决。”

    再次思索了一番之后,杨间开始感受到了这事情的困难性。

    因为驭鬼者触发媒介之后是顶不住鬼的袭击,你顶不住袭击那么坐在红色凳子上就是找死。

    杨间已经亲自尝试了,这鬼的恐怖级别很高。

    “这事情很麻烦么?”

    冯全看了一眼那不远处的红色木凳,沉声问道:“要不要先放一放,这东西的危险性虽然有,但似乎不算高,只要不坐上去的话应该不会有事。”

    “那鬼藏得很深,而且危险性又大,的确很麻烦,先建立档案吧,代号:红色凳子。”杨间目光动了动,脑海里有一个比较特别的方案也许可行。

    “好。”冯全点了点头。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楼层的公司主管却又小心谨慎的走了过来道:“两位大哥,我们公司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这些人是不是可以先下班离开?”

    看了看时间。

    现在的确已经有些晚了。

    杨间看了他一眼。

    这个主管吓了一跳,急忙改口道:“当然,我也是非常愿意配合两位的,如果需要加班,我们也是非常愿意的。”

    “明天早上再走,今晚你们最好待在这里。”杨间冷冰冰的说道:“我这话只说一遍,到时候死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倒不是不放这些人走,而是今晚有很多事情要发生。

    并且灵异已经入侵了这栋大厦。

    一群普通人想要正常的下班离开?

    杨间答应,这里的鬼也不会答应。

    “还有你们最好远离那红色的木凳,至于尸体,明天自然会有人来处理。”杨间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主管看见这一幕有些愣住了。

    这像是办案的么?

    怎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而且行为古怪,言语古怪。

    疑惑,不解。

    但他也不敢多问,毕竟两个人都是有枪在身的,也有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