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诡神冢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王座之下
    笔趣阁网址:haoqudao.cc    陈智跟着几个红带武士向王庭走去,一路上,男两个外姓的红带武士对陈智表现得非常的恭敬。。:。

    他们不敢与陈智齐肩,一直都跟在陈智的身后,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们与陈智‘交’谈,言谈中以族长相称,这些武士的语气都非常直接,可以听出他们言语中的自信和磅礴的力量,他们对陈智非常友好甚至崇敬,与原来的态度简直天壤之别。

    陈智知道,这次他们去旱神墓中带回了旱神的戒指,让陈智在组织内部迅速的树立起了威信,虽然结界只是在短时间内稳定,但人们的恐慌感已经消失了,大家现在都有了一种信念,他们新族长一定会带领他们找到火灵石,结界的安危以后都不必担心了。

    一路上,姬盈一直跟在陈智身边稍微靠后的位置,与陈智的距离非常近,她柔软的头发依然吹拂在陈智的手臂上,如新吐出的蚕丝一样。

    姬盈告诉陈智,鬼刀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他的内伤太重了,鬼刀在所有的红带武士之中是以速度著称的,但那种超越神灵的速度不能被长时间的使用。在黑‘色’沙漠中,鬼刀为了救陈智,告诉奔跑了两个小时,这让他的肌腱其实已经报废了。而且他的左臂烧伤极为严重,基本已经损坏了大部分的脂肪组织。

    鬼刀被拉回组织之后,神巫和医疗人员对鬼刀已经竭尽全力,到现在为止危险期算是刚刚过去了,这条命算是保住了,但鬼刀依然没有醒过来。

    在之后的时间里,组织要为陈智指派一名新的大武士,因为外面现在有一些麻烦的事情,豹爷正在紧急处理,需要陈智去支援。

    陈智听着姬盈的话,稳步向前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西岐王城内的道路不再像以前那样的狭窄黑暗,路也变得好走了很多,周围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甚至让人有一种安全的感觉。

    他们很快就进入了王厅之中,当陈智走到烟雾缭绕的王座前面的时候,那个年迈的老首领,早已坐在了王座的上面,他依然盘着一条‘腿’,倾斜的靠在王座上在黑暗中凝视着陈智,在首领的王座之下,姬洋穿着盔甲立起黑‘色’长刀站立着。

    姬洋的气场依然如以往一样的骄傲,他看到陈智之后双眼略微有一些闪动,然后他单膝跪地,庄重的向陈智施礼。

    身后的三位红带武士,全都走到了王座的两侧,王座上的首领一直没有说话,王庭内就这样沉寂了很久,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你救了我们!”

    这是年迈的首领在黑暗之中说出的第一句话,首领说出这句话之后,沉默了很久,又继续说道,

    “你果然是姜氏的子孙,你没有让我失望,我们以为这一次人类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或许吧!这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好事,我太累了!嗯……,你的表舅公先走了,他总是比我幸运,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死亡是一种解脱。”

    首领的声音非常洪亮,他说完这些话后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

    “你挽救了我们的结界,给我们赢得了重要的时间,你救了很多人。但是人类却不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他们依然在愚蠢和贪婪中活着,像不知落入瓮中的鱼一样,人类的生命很短暂,但人类每天都会犯下各种罪恶,他们不会感恩于你,甚至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在乎吗?”

    王座上的老人缓缓的说出这些话,脱口而出的问题,竟然让陈智无言以对,

    “我知道结界的意义,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护结界,这就足够了。就像您所说的,人类的生命太短暂,有些事情不需要知道,知道也没有意义。

    至于人类所犯下的罪恶……,每个人类都不同,人不是神,肯定会有一些人类会犯罪,但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

    “错!”,

    王座上的老人,声音沙哑的纠正道,

    “什么才是罪恶?无论是人还是神都会犯罪,神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无罪的,只是人类过于美化了神灵。

    有的时候,你不要太无情,你也是人类的血脉,要学会原谅别人所犯下的罪行,因为别人其实就是我们自己。

    一人有罪,众生皆有罪,一人无情,众生皆无情。

    这句话,你要记住。”

    “哦……,好……”

    陈智此时有些不明觉厉的感觉,他对首领所说的这些话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老人的肚子里到底卖了什么‘药’,这时,就听见王座上的老人继续说道。

    “姜卿,你有没有想过,几千年前周王朝只是一地封疆的时候,你的祖先姜子牙贵为神子,地位远远高于周氏,为什么自甘居于人类君主之下,保我周氏江山呢?

    “这……”,

    陈智被这尴尬的话题顿住了,他不知道这位老首领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说了这么多奇怪的话。

    陈智对政治不太感兴趣,但他依然明白君王与功臣之间的关系,即便是臣子的地位再高,依然不能超越君主。即便姜氏的族长也是一样,从根本上来说,他依然是要服从于姬氏老首领的命令,而这件事情,应该是透彻而敏感的。

    “也许是因为当时的文王姬昌,是一位值得辅佐的明君吧!传说中说过,文王姬昌……”,

    陈智客气的说着关于周王室的传说,看向了王座上的老人,他忽然感觉,这位老人总是能准确的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他的位置有些太过黑暗,好像见不得阳光一样。

    “哈哈哈,一位明君……”

    首领忽然大声的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十分洪亮,在王庭之中回‘荡’了很久,随后继续说道,

    “不要再去听那些没有意义的神话,你被人类的谎言‘蒙’蔽的太久了。

    据我所知,当时的文王姬昌只是一介武夫罢了,而武王姬发只是黄口小儿而已。姜子牙这个人,他从来就没有臣服过任何人,他臣服的,是他自己的信念。”

    王座上的老者说到这里时,身体略微向前探了探,陈智忽然看见老者的眼睛在黑暗中一闪,那是一种非常凌厉的深茶‘色’,让人浑身一颤的感觉。

    “陈智,你要记住,你是姜氏的子孙,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你的祖先姜尚从几千年前起选择效忠姬氏王族。从那时起,他就放弃了神子的骄傲,变成了人类的臣子。

    所以无论在任何情况,姜氏血脉必须服从姬氏王族的命令,永远不要违背我,否则你的血脉就走到了尽头,这一点,我希望你永记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