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黄大仙儿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轮回 结局
    笔趣阁网址:haoqudao.cc

    我想起一件事,问素还真:“你们鬼堂在各地杀人布置犀听,到底是为了寻找什么?”

    素还真说:“那是胡堂主布置的,很久之前他就做出了安排,具体寻找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如果想知道,就去里面找他吧。”

    我走上前,推开大门,两扇木门应声而开。

    走了进去,里面一团黑暗,我回头再去看大门,门居然消失了。我有些毛骨悚然,赶忙退后一步,幸亏没往里多走几步,又重新出了。

    素还真还在外面,别看这一步进来又出去,可我恍恍惚惚的似乎觉得眼前的情景似是而非,像是瞬间过了一百年。

    素还真说:“你怎么又出来了?”

    我咽了下口水:“里面太黑……找不到路。”

    素还真道:“我不知道里面的情景,不过历代堂主进入,都会用一种特殊的照明工具。”

    我问什么。

    素还真说:“犀听。里面是虚无,不是用看的,而是用听的。只有点燃人骨,用犀听的方式才能探索其中的秘密。”

    “那我现在怎么办?”我愕然。

    素还真在门旁边的灯架子上,随手一取,像是变魔术一样从架子中空里抽出一根成人手臂长短的骨头。她递给我:“拿着。”

    “这是什么?”我问。

    素还真没用任何取火工具,双手一搓,在骨头上轻轻一碰,骨头竟然燃烧起来,冒出浓烟。

    “去吧。”素还真说。

    我深吸口气,重新走进门里。一片黑暗的虚无,眼前不到任何东西,我正迟疑间,突然身后传来“哐”的一声,我马上醒悟,不好,门关上了!

    我赶紧后退,这次没有退出去,身后确实被硬物挡住。

    我用手推了推,没有推开。我再使大劲推,还是没有推开,又拉了拉,没有拉动,关得死死的。我意识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现实,这里的门从外面打开很轻松,一个小孩子就能推开,可从里面往外开就难了,没办法打开。

    也就是说这扇门是一个奇怪的构成,只能从外面开,里面开不了。

    要想出去,唯一一个办法,就是和外面的人约好了,到时间在外面把门打开。可对于我来说,完全不可能,素还真明确告诉我,她要把这里再封锁二十年。

    我高高举起骨头火把,眼睛像是失明了,什么也看不见。我用力挥手,想驱散眼前的黑暗,丝毫没有用。像是一种暴盲,给人的心理带来了恐慌感。

    我向前走了几步,小心翼翼,生怕撞到什么东西上。

    人是有一种潜在感觉的,如果眼睛看不见,这种感觉就会更强烈。

    我总觉得这里并不是一马平川,而是充满了各种障碍物,只不过现在没有撞到而已。

    我慢慢闭上眼睛,高举着火把,用耳朵去听。

    耳边果然出现了各种声音,无法描述,像是风声,又像是水声,各个方向交杂在一起,我的脑海里勾勒出一幅画面,我似乎站在一大片汪洋之中,水流平缓,深度及腰,却是一望无际,没有尽头。

    我睁开眼,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的虚无,那些声音也即时性消失了。

    我在原地站了很长时间,一睁眼一闭眼,别看就那么短的一瞬,可在我的感觉里,似乎时间过得很沧桑,闭眼一百年,睁眼一百年,我这个人像是堕入时间流沙里的一个小虫子。

    这地方真是诡异得很啊。

    我重新闭上眼睛,追随着遥远的风,举着火把缓缓前行。我完全融入到脑海里的景象,这里是一片汪洋,一望无际,只有平静的液态,类似水的东西。

    我在这片液态海洋中跋涉,并不困难,心中反而有种难得的静谧。

    走了很长时间,还是那片汪洋,我环顾四周,已经茫然不知方向,不知身在何处。

    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不知多远,忽然海平线的前方,隐隐出现一个凸点。

    这种感觉描述起来很困难。那个凸点并不是看见的,不是以视觉呈现在脑海里。现在在犀听,我用的是听,听力勾勒出这么一个东西。

    我下意识往凸点的方向走去,凸点越来越明显,外缘轮廓越来越清晰。我心跳加速,已经认出那是什么了。

    那是一座岛。

    我完全无法理解现在身处的空间结构,这一切都是听来的,但是它却以一个视觉形态呈现在脑子里。

    我慢慢走向那座岛。岛子飘浮在液体海洋上,纯粹而孤独。

    我的行进速度越来越快,岛子越来越大,我激动至极,上面一定有着我想知道的一切。

    离着岛子大概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突然眼前一切消失了。海洋、岛子、风声都消失了。

    我心一沉,猛地睁开眼,眼前依然是黑暗的虚无。

    我凭着手感拿过人骨火把,颤抖着手去摸,手烫了一下,但能很明显感觉到,火把上的火熄灭了。

    坏了,坏了。

    我就是靠这个东西指路前行的,它如果熄灭了,我会被断绝和听力世界的联系。

    我赶忙摸向兜里,我记得带着打火机的。一翻就愣住了,我这身衣服是临来鬼堂的时候,吴彪子给的。兜里空空,我的那些随身东西都让他搜走了,包括手机和打火机。

    这可麻烦了。

    我重新闭上眼睛,使劲去听,什么也听不到,脑海里也没有影像呈现。看来,破解这里的密码就是犀听。

    我索性盘膝坐在地上,苦苦思索,怎么办?没有打火机,怎么才能点燃这根火把。我想到了素还真,当时她双手一搓就让它点燃了,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法术。

    我记得圆通和尚也有这个本事,双指一搓,点燃蜡烛。

    我试着搓动双手,除了搓热之外,并没有火出来。我强迫自己冷静,屏息凝神,汇聚丹田之力,凝到指尖。在我的神识催动下,居然无师自通,指尖冒出了莹莹的绿色之光。

    人家搓出来的火都是红色的,而我却是绿色的。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绿光挨着人骨,“篷”的一声,人骨上竟然冒出了绿火,幽幽而燃,像是一团坟地里的鬼火。

    在火苗燃起的一瞬间,我赶紧闭上眼,想再去倾听声音。刚一闭上眼,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景。

    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是银狐居士。

    我猛地睁眼,全身发冷,为什么,为什么会看到银狐居士?

    我稳定心神,再次闭上眼睛,这次看得更清楚。在山间,周围躺满了尸体,银狐居士正在和一个满身白毛的尸体对抗,那尸体正是尸王。

    这是怎么回事?

    我疑惑地继续看,突然看到一样东西,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看到了自己。那个我正躺在尸王的脚下,昏迷不醒。

    这是当时山里的情景。

    尸王紧紧掐着银狐居士的脖子,银狐居士也在掐着它的脖子,两个精怪搏到了生死时刻。银狐居士大吼一声,双目泣血,下一瞬间他的阴神爆裂开来,化为一股阴烟,钻进了飘浮在半空的尸丹里。而尸王也功亏一篑,惨叫一声,尸丹里的精华形成一股绿烟,猛地飞出丹体,在空中徘徊了一圈,朝着我的鼻孔飞下来。

    耳中隐约听到银狐居士的声音:“小金童,这是我最后送给你的礼物。再见!”

    尸丹里的精华钻进那个我的鼻孔里,空中的尸丹变成一个废石头,从空中落下来,而尸王失去了精丹,它轰的一声摔在地上,也灭亡了。

    我缓缓睁开双眼。眼前是人骨上的幽幽绿光,刚才的一瞬,我像是做了一场悠长的梦。

    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我想着银狐居士,心如刀割,喃喃说着“银狐教主,银狐教主……”

    我痴痴地看着火把上的绿光。

    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的神识能与日俱增,原来是银狐居士在死之前,驱动尸丹里的精华进入我的身体里,

    我坐在黑暗里很长时间没有动一下,终于舒了口气。人骨上的绿火苗越烧越旺,火把冒出浓烟。

    我慢慢合上眼睛,希望再次见到银狐居士,谁知道银狐居士的那个片段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无边无际的液体海洋,我发现自己站在海岛的边缘。

    这座岛子并不大。岛上有一座黑森森的洞。这个洞像是凭空出现的,没有山势依凭,我艰难地从海里走出来,一步步来到洞前。

    我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洞的光亮和明暗,和视觉上看到的不一样,无法详细描述,因为这里是听的。

    所谓的黑,是听觉上的盲点,代表着没有声音,有形的形状都是声音勾勒出来的。

    我走了没多远,在洞里“看”到了一个怪物。

    那是一条粗长的虫子,长到什么地步,我只能在黑暗里“看”到它的脑袋,后面应该跟着长长的一截身子都在洞的深处。

    这个虫子大概能有一人来高,不停蠕动着,充斥着洞窟的每一寸空间。

    我举着火把仔细去“看”,这一看吓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那不是什么虫子,而是由一个个活着的人组成的怪物。

    怎么形容呢,这个“虫子”如果分成一段一段,每一段都是一个人的行走坐卧,没有背景,没有声音,就是这个人在不停地动着,有的一段里他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有的一段里他正在独自一人打坐,这些片段串联在一起,乍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蠕动的庞大虫子。

    我举着火把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的惊骇已无法形容。

    或许,这条虫子就是这个人的一生。

    我仔细去“看”这个人,觉得有些面熟,看着看着,猛然想起他是谁。他就是这一任堂主,刘家河。

    我在鬼堂里见过他的画像。

    刘家河三年前闭关,到现在也没有出来。原来在这里变成了一个由他自己一生串起来的怪虫子。

    如果虫子有头有尾的话,那么他的尾巴是不是就是他生命的终结?

    我看着洞窟深处,很远很远的虚无,没有任何欲望去探知究竟。

    我犹豫一下,还是从洞里走了出来。我离开了这片海岛,进入液体海洋,漫无目的的往前走,既然刘家河在这里,那么在此地闭关的其他人也都在这里吧。

    我走了很长时间,前面又出现了一片岛屿。我看看手里的火把,烧得已经到一半了,怕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恐怕这是能支撑我到的最后一个岛屿,我知道,等到火把烧完的那一刻,就是我失去全部希望,困死在这里的时候。

    我抓紧脚步,最终上了岛屿,岛上依然有一个洞,我走了进去。

    令我惊讶的是,洞里并没有虫子,只有一个人在打坐。

    我走过去,心跳猛地加速,这个人和我长得很像,穿着一身麻衣,表情无喜无哀。我突然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胡天堂主。

    我蹲在他的面前,不用火把照明,我也能看清他的长相,他长得确实和我太像了。

    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心下透彻,往事的一幕幕全都清醒了过来。

    就在这时,胡天也睁开了眼,他看着我,语气很宁静:“你来了。”

    我点点头:“我来了。”

    胡天道:“一别八十年,当时你没有和我一起出来,我以为你和胡天赐一起,进入那个世界了。”

    “我转世了。”我沉默一下说,“你呢,为什么停了五六十年才做上鬼堂的堂主?”

    胡天呵呵笑:“我花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想重新进入那死亡世界,最后才知道,只有鬼堂才有入口,所以就来这里。”

    我盯着他,往事的一幕幕如云烟飘散。

    我是胡天赐的精我,眼前的胡天是胡天赐的黑我,胡天赐本尊已经死在韩国的那个岛上。那处空间十分诡异,我还记得那里能直通死亡的世界,所有进入那里的本我都会进入最终的死亡世界,包括胡三太爷。

    胡天赐的黑我出了那个岛之后,一直在惦记着空间里的终极秘密。

    这个终极秘密就是,那里通向真正的死亡之地。

    人死后变成孤魂或是进入阴间,其实还是以另外一种生命形式活着,阴阳两间都不算是真正的死,只是像蝉蜕化蝶一样。

    只要我们活着,不管以什么生命形式活着,接触到的都是“活着的世界”,只是宇宙的一面而已,宇宙还有另一面,那就是“死后的世界”。

    我和胡天在胡天赐分裂出来之后,都隐隐的接触到了那一方世界的影子。

    胡天极其痴迷,他寻找了数十年,最后才知道,鬼堂的闭关室就是那世界的通路。他用尽了办法,终于窃取高位,进入闭关室闭关,一闭就是二十年。

    而我则转世而去,在莫名的轮回里,度过了八十年,现在才以冯子旺的身份再次出现。

    我相信,王二驴和程海其实都已经先去了,他们已经在那个世界里了,这也是我没启悟自己真正身份之前,为什么一直在下意识寻找他们的原因。维系我们的纽带,就是那个死后的真正世界。

    “你找到了吗?”我问胡天。

    胡天点点头:“我找到了,可是不敢进去。”

    “为什么?”我问。

    胡天道:“进去就出不来了,那里是单向车道。或者说,”他顿了顿:“我在等你。”

    我呵呵笑:“我还没活够。”

    胡天摇摇头:“那个真正的死后世界,相当迷人,你不想去经历经历吗,这也是我们的宿命。”

    “你错了,从根上错了。”我说。

    胡天看我。

    我说道:“如果我们进入那个世界有意识,能感受到它的迷人,说明我们依然活着,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并不是真正的死去。而如果我们进入那个世界没意识……那我们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胡天摇摇头:“就算是寂灭,也是一种意义,怎么能说无意义呢。再说了,你把‘意识’理解的太过狭隘,到了那个世界,就无所谓人类、修罗道或是动物了,或许就改变了一种意识形态。”

    “为什么我看到刘家河,他是一条虫子呢?”我说

    胡天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为什么会这么奇怪。告诉你,此处的闭关室其实是时间的终极。”

    “什么意思?”我问。

    胡天说:“这里没有时间,或是说时间是无限的,这里是时间上的一个点。你在这里就算呆上一万年,再出去的时候,发现外面的时间并没有变化,或是变化很小。在这里闭关修行,会出现很多种结果,刘家河就把自己化成了时间的虫子。”

    “那你呢,为什么没有变化?”我问。

    胡天说:“因为我是个没有来历的人,是别人分裂出来的。我的这只虫子没有头,也不会有尾,所以就无法形成那种虫子。你,”他看着我:“和我是一样的。”

    这时,我手中的火把已经烧到手了,将将欲熄。

    胡天在黑暗中看我:“做个抉择吧,你是想永远困在这片黑暗里,无生无死,还是想跟我一起去死后的世界,探知个究竟。”

    “我没得选。”我说。

    胡天笑笑,拉住我的手,就在这时,我手里的火把,熄灭了。

    他在我耳边轻轻说:“我是你,你也是我,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悲哀的。我带你去奔赴伟大的秘密,伟大的生命。”

    我头脑一阵眩晕,似乎落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我知道自己要去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才胡天问我,你这八十年哪去了,原来是去轮回了。

    在我入轮回的这几十年里,为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我能记得轮回前的我,记得现在的我,而中间几十年是空白。

    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那死后的世界,王二驴和程海去的诡异世界,会不会就是轮回呢?

    轮回才是宇宙最大的秘密,和它运转的最终机制。

    我会再次轮回成什么人?

    (全文终)